主日学
当前位置:主页 > 事工组 > 主日学 > |

中国主日学简史

作者:亚居拉之家的博客 发表于:2012-03-31 18:04 点击:

                                                   

因着好奇心,我踏入了中国主日学的时空隧道中,对从事主日学事工的我来说,这是一场丰盛的生命宴席。纵观中国主日学历史,相关的事工从无到有,从有到初步健全,处处显出上帝对中国教会极大的祝福和上帝的奇妙作为,使笔者情不自禁的要开口歌颂主。

在中国主日学合会一百周年暨“以斯拉团队十周之际,笔者想献上一份特殊礼物。故此,特别把自己收集的关于中国主日学历史资源拿出来,开始着手写这文章。希望不仅使主日学同工们了解自己事工的历史足迹,也在历史的轨迹不断拓展未来的主日学事工。

一、中国主日学萌芽期(1848----1910

1807福音随着宣教士马礼逊进入神州大地。之后教宣教事业的拓展,儿童主日学成为宣教一个重要的切入点。因为只要教儿童一些诗歌,故事,就可以吸引不少儿童来学习上帝的话。在儿童幼小的心灵之中撒下神的道,时候到了就会有收获。这是有历史可以考证的。

1907年,1779个教会中有主日学幼童部的仅占12%,而61%的教会根本没有主日学事工即便如此,却中国主日学事工播下种子浸信会宣教士Jehu Lewis Shuck (叔未士)牧师夫妇先后在广州、澳门于1835年至1837年左右,即开始了主日学的工作()184835日美以美会教士柯林斯(J. O. Collins)在福州创办主日学,之后主日学在华迅速发展,到十九世纪末,大概八分之一的教会已有了主日学。

1890年到1900十年内中国受洗信徒人数增加了47713,达到了85000,增长127%此后,1900年到1906短短六年又增加了一倍,从原来85000的信徒增加到了178251增长109%中国教会在这一段时间里为什么信徒的数字增加这么快呢?

第一,一批又一批的宣教士来到中国,甚至许多的宣教士为中国洒下生命的鲜血。

第二,西方宣教士中国宣教事工迅速发展,随着义和团事件,这是最大的教案的发生,中国教会在宣教上出现第一黄金时期1900---1920信徒就自然而然的迅速增加,甚至出现109%的增长基数。

第三,中国局部的奋兴运动受美国长老会所点然火把,基本上都受美洲的复兴运动所影响,就是爱德华滋所宣扬的新神学运动。这样的复兴运动比较注重认罪、祷告、聆听真理,有别于后来的灵恩运动。

1907在上海庆祝宣教士马礼逊来华一百周年的年会上,没有关于中国主日学的报告,但却促成了中国主日学合会的诞生,也完成了对中国基督教工作的研究报告并指出未来的责任。

此后,主日学增长迅速1907年中国宣教士一百周年大会通过设立主日学委员会:成员包括二十一位宣教士他们专门负责推动全国主日学工作同时,委员会认为必须专人负责中国主日学合会,于是聘请英宣教士杜牧师J.Dorroch19089月起出任该合会组织干事,英国主日学合会负责其薪津。但是,因为当年该合会经济困难,未能如愿

中国主日学合会于1909年出版《国际主日学课程》,其中包括教师季本(分白话及文言两种版本)、附有插图之学生活页单张、全年金句本、彩色奖励卡等。

在中国主日学合会的推动之下,中国主日学合会开始出版本土课本,这是当时主日学发展的的关键,使主日学开始走向正规。主日学的三个要素之一教材已经具备自此,主日学有老师、学生、教材,具备了发展的基础此后,在中国主日学合会的推动之下,各教会大力积极的回应,主日学发展迅速。

191042日,主日学委员会在上海举办主日学学生大会,参加者多达1,200。据估计,至1910年底止,全国已有主日学1,832所,学生达到了73,000人。

二、中国主日学初创期(1910----1930年)

当主日学在中国的土地上萌芽之后,开始结出果子。1910美国宣教士杜春圃牧师Gardener Tewksbury)抵上海,开始担任中国主日学合会总干事。从1911,中国主日学合会在杜牧师的领导及英国主日学合会(普世主日学联会World Sunday School Association分会之一)资助下,开始全力推动中国教会主日学工作。

    1911年,中国主日学合会在杜牧师的带领及英国主日学合会资助下,全力推动中国教会之主日学工作。在以后廿年间,该会在教材出版及教师训练上为中国教会发展做出了不少贡献。

     A 教材出版:1911年以后,合会出版了国际主日学课程中之统一课程”(Uniform Lessons)分级课程”(Graded Lessons)

     B 教师训练﹕为了提高教师质素,中国主日学合会曾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举办好些训练教师的活动。1915年,合会举办主日学教师暑期学校,为期八周,讲授宗教教学法、怎样办主日学等科目参加者是来自各省各宗派的代表。1911-1930,是中国基督教教育初创时期,大陆主日学获得突飞猛进的发展。到1930年,主日学学生数目已多达259339人,比1910年的主日学学生增加了三倍,从这一个数字的变化让我们感受到主日学事工的发展。其中使用合会出版统一课程的人数达到了200000

C、辅助事工:此外,为了配合主日学工作之发展,中国主日学合会于1918年与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合作,组织注音促进委员会,教导不识字的人阅读附有注音符号的圣经。该委员会的主要目的在使每一中国人都有阅读圣经的机会。

据统计,到1916年,全国主日学校学生总数达到了221559,具体分布情况如下:

华北主日学学生48475:东北6586学生;直隶13432;山东23661;山西3071;陕西1725.

华东主日学学生67321:江苏36699;浙江16618;安徽6681;江西7323

华中主日学学生25928:河南5689;湖北9339;湖南10900

华南主日学学生50272:福建33022;广东14367;广西2883

华西主日学学生28887:甘肃693;四川21567;贵州3367;云南3260

特别行政区676:蒙古621;新疆55;西藏0

1919年,全国基督徒受餐信徒总数约为35万人(345853人),沿海各处与长江下游的受餐信徒则占全国总数的71%,沿海长江下游的受餐信徒则占全国总数的80%以上,内地的受餐人许信徒较少。这个数字的变化,主日学学生的数字也随着变化

 中国主日学的学生数在这一个时期内有较大的发展,具备以下几个因素

1、20世纪初期的20年间,中国社会经历了深刻的动荡和变革

2、基督徒的社会地位也随着教育大幅度提高。

3中国的神职人员队伍开始形成

4奋兴布道家的掘起

中国主日学合会除了推动主日学事工的发展,开始向儿童传福音的事工,特别是开设邻童主日学。这时期许多的主日学是来自非基督徒的子女,下面这份数据带给我一个提醒,也让我的心充满感恩。

据中华基督教教育会于1929年调查,华东地区教会的主日学为教友及其子女设立者占54%(其中成人35%,儿童19%),为对外布道设立者占46%(其中成人30%,儿童16%)。1946年后,各教会除在教堂内、教会学校内设立主日学校外,也在私立学校、慈幼机构及基督徒家庭中设立邻童主日学,向非基督徒家庭的子女传福音,引导他们归主。邻童主日学的对象不少是有缺陷的家庭子女,其中还有一些顽童,工作比较艰辛,教员付出了大的爱心和代价。主日学推行会在上海所设四十三所主日学校,其中44%为邻童主日学,上海的清心堂、圣保罗堂、灵粮堂等都在这方面做过大量工作。

1930中国主日学合会最可注意的事有三1、再确定中国主日学合会多年所持守的政策2、出版销售逐渐客观3事工所需的补访金,捐数与总数都有增加。 

1929秋,杜春圃牧师与世界主日学合会新选的总干事布金牧师来华。期间,他们走访了中国好几个城市参加各种委办会与议会,并个人谈话。游历结束后,他们1930年出版《中国主日学合会说明书》一书

附:1913中国主日学校2103,教员 5641位,学生90568

1916,学生221559

1930,学生259339位。

三、中国主日学发展期(1931---1937年)

中国主日学经过二十年的培育,学生数目不断的增加,在不同地区不同宗派都建立主日学,发展逐渐走向成熟1931---1937中国主日学迎来了发展期,主日学事工全面的发展。 

这一段中国历史是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而日本侵略中国开始而结束。这一段时期的中国教会,增长开始缓慢,并且遭到重重的拦阻,战祸连年,教会处在受苦环境之中。

教会恶劣的环境之中,教会为要寻求发展,制度一系列的计划

1、福音工作︰

2教会的组织︰

3教会的社会服务︰

教会在困难的环境之后,在上帝奇妙的带领下,使教会的事工在发展,主日学事工也在发展。

19317月,在上海圣约翰大学举行的全国宗教教育会议,议决组织中华基督教教育促进会(National Committee for Christian Religious Education in China)。为了统一全国基督教教育事工,该会遂同时负起两个重大的责任,即作为全国基督教协进会下之基督教教育委员会,及中华基督教教育会下之基督教教育协会。1932年起该会又负起作为普世主日学联会中国分会之责。该促进会最初之主要任务有二:

课程发展﹕

领袖训练﹕为了发展全面的、本色的基督教教育,中国教会需要大批的基督教教育人才。1935年夏,中华基督教教育促进会在江西牯岭举办基督教教育会议,由世界知名基督教教育家韦格尔(Luther Weigle1880—1976)博士担任讲员。

四、中国主日学成熟时期1937—1949

在整个抗战时期,大后方教会所需要的主日学教材主要由已迁重庆的中国主日学合会供应。据估计,百分之七十的教会在抗战时期使用该会出版的教材。

1937年至1945年抗日战争时期,虽环境险恶,合会仍尽力工作。当时,“合会”全国700主日学保持联系,并供应所需教材。同时,杜春圃牧师仍坚持留在上海,主持合会工作。

1942上海主日学推行会成立儿童布道委员会,由合会总干事周盛康任主席儿童布道委员会曾先后在慕尔堂、景林堂、救主堂、天乐堂等四十余处举行布道其后又派出布道团专程去南京、嘉兴等地巡回布道。宁波时,当地十七所礼拜堂同时开放,连续举行布道会三十五次,立志归主者接近二千五百人。

1944年杜牧师被侵华日军拘禁于集中营,后患癌症。1945年日本投降后,杜牧师曾回美治疗,同年115日在费城长老会医院蒙召归天,享年81岁。

    1945抗战结束,基督教学校及机构纷纷复员。 广学会、主日学合会及其他宗教出版社迁回原址,恢复工作,主日学教材得以供应。有些教会和学校为了应付本身特殊的需要,曾先后出版或计划出版基督教教育课程教材。

中国主日学合会的总干事及同工们在1946年后经常分赴全国各地组织、主领主日学教师的进修会、夏令会等。以上海为例,从1945年至1950年在寒暑假期间,合会曾组织过七届全市性的主日学教师进修会,每次到会数百人,有时还分东、西两区进行。进修会的内容除灵修外,有主日学教授法专题讲座、幻灯及实物教材的应用介绍、推广经句短歌、事工经验交流等,对提高师资水平很有实效,因此受到各教会的普遍欢迎。

1946年夏举行的主日学教师进修会,传教士乐爱梅女士介绍了法兰绒教材用粘贴人物的方法讲解圣经故事,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合会特别引进了一批的法兰绒教材和活动板架等。有些教会的青年义工利用暑假,自已动手,绘制了配合主日学课程的整套法兰绒教材,既经济,又实用。实物教材的应用,使主日学的授课方式更加生动、有效。在进修会中还介绍了用黑、红、白、金黄四色纸做成的翻折式的无字天书,配有诗歌,简单、形象地讲解了悔改、宝血、圣洁、盼望的全备福音,一时在各地主日学中流传,被广泛采用。

1948合会内地会上海会所举办过系统性师资培训班,为上海各堂的优秀主日学教师提高业务水平创造条件,采用神学院专科教材,利用业余时间上课,学期结束经考试合格者,发给神学院专科结业证书。 

1950年是合会成立四十周年,执行委员会决定以举办一次全国主日学布道活动作为纪念。合会特编印一套以《耶稣生平》为主题的五天布道材料,每套五张小画片,配有教员讲材和诗歌,免费分赠各地举行布道会的主日学校。

1937—49年时期,由于差会人力物力支持的减少,中国教会在基督教教育工作上学习了不少走上本色化道路的功课另方面,由于青年工作之门大开,不少知识青年在这时期皈依基督或献身事主,大大提高了信徒及传道人的质素。

这一期间中国主日学合会在主日学做还是全方面的推动主日学事工。

抗日战争期间,杜牧师被日军拘禁后,由周盛康同工主持工作,抗战胜利后继任总干事。同时,由彭圣文牧师担任总编辑,许福之牧师任教材编辑,苏佐扬牧师任诗歌创编,更有孟格美牧师夫妇(Rev.& Mrs. James N. Montgomery,美长老会宣教士)和费施裕牧师夫妇(Rev.&Mrs.Edwin W. Fisch,福音联盟差会宣教师)参加工作。诸位同工都不辞辛劳,积极工作,曾分赴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台湾各地,或参加各宗派年会、地区会议,或主持主日学事工会议,进行宣传,推动各地教会深入开展主日学事工。

中国主日学合会曾通过组织各地教会的主日学同工联谊会或各主日学校的主理会议,推动各宗派教会在主日学事工方面的交流和合作。从1946年起至1950年,合会还编印出版了不定期的小型刊物《主日学》,寄赠全国各地教会,经常介绍新编教材和教学方法,报导合会事工及各地主日学动态。

中国主日学合会曾号召全国教会每年选定个主日,举行主日学主日,宣传这项工作的重要意义。为此,合会印赠了专题的招贴宣传书,供应各地教堂,并特制个人佩戴的十字架小徽章,配合宣传。1947合会的执行委员会向全国教会发出号召,计划在三年内使学员人数增至五十万人为目标,以迎接合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

中国主日学合会设有幻灯巡回放映部,备有《耶稣生平》、《天路历程》等五彩幻灯片,免费为各地教会及基督徒家庭的主日学服务。此外,合会还曾于五十年代,在上海组织过全市主日学圣经故事演讲比赛,广泛发动,报名人数众多,分市、区两级比赛,引起各堂教牧人员及基督徒家长们很大兴趣,促进他们对主日学工作的进一步重视。

五、中国主日学冬眠时期1950—1979

由于政治的变迁,中国教会被迫关掉教堂的门,使中国教会进入长达三十年的休眠期。这一期间中国教会并没有全方面的停止,主日学事工已经基本被迫停止

1950中国主日学合会总干事周盛康在作主日学事工报告中提:有75%的信徒曾是主日学的学生,85%的执事和95%的传道牧师从小受过主日学的栽培。主日学可谓是教会义工的训练班、教会人才的孕育地。但1950-1979年,主日学各方面的事工逐渐减少,最终在政治的压力下全部停止,中国主日学事工被迫渐渐进入了冬眠期

    在中国大陆,自从19617,中国教会官方刊物《天风》对儿童主日学进行批判以后,主日学事工几乎在中国大陆停顿了20年。但这段时期在海外中国人教会(华人)大大复兴其中基督教教育方面最突出的就是主日学课程及相关教材的出版。据悉,所有翻译的教材都经过了或多或少的修改,以适合华人教会的孩童使用。例如1960年台湾中国主日学协会根据国际主日学课程的大纲编写了一套高度本色化的教材——《道光》教材。这套由宣教师及华人信徒合作编写的统一制教材(Uniform Lessons)销路甚广,对以后本色教材的编写具有很大的鼓励作用。

、中国主日学重新萌芽、发展时期:1980 

19799月起中国大陆施行开放政策,一些官方批准的教会得重开,这给中国教会的基督教教育工作带来了新的希望。教会恢复期间,重建教堂同工训练供应主日的讲道成了重点工作然而,与此同时奇妙的上帝拣选工人开始开展主日学的事工。     

温州主日学事工的发展之路:

1、主日学班级从单一到多样化:

2、主日学的硬件设施逐渐齐全:

3、温州主日学教师课程的多样化:

4、温州对主日学教师就职的培训健全:

5、学生的收获促进校园事工:

6、温州主日学的成型,影响中国教会:

中国主日学从80年代的重新萌芽复兴至今已经走过30年的历史这些日子见证了神对中国教会的祝福,记录了主日学事工的发展,更记录了上帝奇妙的作为。温州主日学不仅承但着推动中国主日学事工的发展,同时也承担着未来主日学模式转型的职责。

中国主日学在风雨中前进,非常的岁月里,用非常的恩典托住主日学事工的发展。数百年的主日学进程中,我们不得不向上帝献上感恩。在中国主日学历史长河里,让我们一同见证神的祝福吧!让我们继续服事中国主日学,谱写未来更美的历史篇章,持续性的见证在神州大地上的奇妙作为

研讨:薪火相传,未来导向

     研讨的目的:从历史的回顾过,了解过去历史所看重的,也应该是今天教会所看重的。以历史中基础,提供发展主日学事工的导向。

     1、以主日学为本,发展教会教导事工,用什么策略影响教会、牧者、会众看重主日学教育呢?

     2、如何给今天的主日学老师提供广度、深入的基督教教育培训呢?

     3、如何在教会里推动儿童为本的布道事工呢?

     4、如何发展本土化的主日学教育课程呢?有什么建议呢?

       5、如何发展具有本土特色的主日学教育事工,以及提供基督教教育的资源呢?

 

发表评价

评论内容:请直接发表对内容的评论,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